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民俗民藝 > 人文探究
溯源 淳安作為郡(州)治究竟多長時間
發布時間:2020-03-30 08:50:48

方明華

1990年版和2014年版《淳安縣志》均記載,從東漢建安十四年(公元209年)賀齊筑新都郡治起,至武周神功元年(公元697年)睦州州治遷建德,淳安作為郡(州)治所在地有四百八十九年。然而,查閱有關地方志史料,史實似乎并非如此。

先讓我們來看看武周神功元年前睦州的建置沿革。

東漢建安十三年(公元208年),賀齊平定山越后,分歙東葉鄉置始新縣(即后之淳安縣),分歙南武強鄉置新定縣(即后之遂安縣)。同時,析丹陽郡置新都郡。新都郡郡治先設在始新縣縣治新定里,第二年賀城建成后,遷入賀城。新都郡轄始新、新定、黎陽、休陽、歙、黟六縣。

三國時期,郡縣建置不變,郡治仍設在賀城。

西晉太康元年(公元280年),新都郡改為新安郡。黎陽并入休陽,郡轄始新、新定、休陽、歙、黟五縣。新定縣改名為遂安縣。郡治仍在賀城。

南朝梁武帝普通二年(公元521年),壽昌縣自吳郡改隸新安郡,郡轄六縣。郡治仍在賀城。

隋開皇九年(公元589年),罷郡置州,廢新安郡,將其所屬黟、歙、休陽歸屬歙州;改始新縣為新安縣,遂安、壽昌并入新安縣,屬婺州。建德縣并入金華縣,改為吳寧縣,屬婺州。

隋仁壽三年(公元603年),置睦州,州治在賀城。轄新安、遂安(是年,遂安縣復設)、桐廬三縣。須說明的是,此時的新安縣地域包括壽昌縣,建德縣地域仍屬婺州。桐廬縣于仁壽二年(公元602年)復置,地域包括分水縣地界。

隋大業三年(公元607年),改睦州為遂安郡,郡治在賀城,轄縣不變。新安縣改名為雉山縣。

唐武德四年(公元621年),復改遂安郡為睦州,州治仍在賀城,轄雉山、遂安二縣。須說明的是,此時的雉山縣地域包括壽昌縣地界。同年,又于桐廬另置嚴州。析桐廬西北七鄉置分水縣。復建德縣,屬嚴州。

武德七年(公元624年),廢嚴州及分水縣,桐廬復歸睦州。又撤建德縣,地域并入桐廬、雉山兩縣。改睦州為東睦州,八年復改為睦州,轄雉山、遂安、桐廬三縣。州治仍在賀城。也就是說到武德八年,睦州實際上轄相當于現在的桐廬、建德、淳安三縣境域。

永淳二年(公元683年),又復置建德縣,屬睦州。文明元年(公元684年),復改雉山縣為新安縣。永昌元年(公元689年),又復置壽昌縣,屬睦州;同年廢,又撤歸新安縣。武周如意元年(公元692年),復置分水縣,更縣名為武盛,屬睦州。神龍元年(公元705年),又復壽昌縣,屬睦州。至此,睦州轄新安、遂安、桐廬、分水、建德、壽昌六縣,州治在賀城。

武周神功元年(公元697年),睦州州治從新安賀城遷至建德梅城。

這是依據清光緒嚴州府志及建德、淳安、桐廬等相關縣志記載綜合而成,1990年版和2014年版的《淳安縣志》記載也是大同小異。從上述記載我們明顯可以看出,隋開皇九年(公元589年)至仁壽三年(公元603年)間的郡(州)治所在地不甚明了。那么,當時的郡(州)治究竟在哪里,是在淳安賀城嗎?要回答這個問題,有必要搞清楚婺州的來龍去脈。

明成化《金華府志》由明代“三元宰相”、淳安人商輅作序。在序中,商輅對金華府的建置沿革作了簡要的回顧:“惟金華,在禹貢為揚州之域,在秦為會稽郡地。至三國吳(寶鼎元年,即公元266年),始分會稽置東陽郡。(南朝)梁武(即梁武帝)改金華郡。自是或稱金華,或稱東陽,或稱婺州,名以時易,地無異同。”元時為婺州路,明、清時為金華府。因此,無論是婺州,還是東陽郡、金華郡(路、府),歷史上均是指今金華一帶,地域大致包括今金華、衢州兩市及所轄縣市。

南北朝時,戰亂頻仍,區域變動尤如人之更衣,地域分布往往成犬牙交錯之勢。入隋后天下初定,大多沿襲舊制,有的行政區劃以現代人的眼光看來似乎不可思議。就拿隋開皇年間建德與壽昌的隸屬來說,壽昌劃入新安縣(淳安縣),而建德劃入吳寧縣(金華縣),雖同屬婺州,但總覺別扭,然而史實確是如此。直至唐時,這種情況才得以改變,行政區劃才漸趨合理。

關于隋開皇年間設置婺州的時間,史書上有不同的記載。據《光緒金華縣志》卷一“地理·沿革表”載:“《太平寰宇記》‘開皇十三年,又于此郡舊處置婺州’……按《隋書》及《元和郡縣志》并稱‘(隋)平陳置’,與此首尾相差五年,似《寰宇記》較密,今從之。”顯然,《光緒金華縣志》傾向于隋開皇十三年(公元593年)置婺州,但清《光緒嚴州府志》,包括1990年版和2014年版《淳安縣志》均采用隋開皇九年置婺州一說。因本文重點在于討論隋代婺州的州治所在地,故不再深入,姑且也采用隋開皇九年說。

關于隋代婺州州治所在地,筆者查閱了金華府志及金華縣志等許多地方志,但結果令人失望——也許是筆者的查閱方法、方向有問題,或是本來的記載就少。后經高人指點,查閱了《浙江通志》,才查到了明確記載。清乾隆《浙江通志》卷四“建置一”載:“金華縣……隋開皇中改為吳寧縣,又改東陽,尋改金華縣,為婺州治。(隋)大業時,為東陽郡治。”查大業為隋煬帝年號,大業三年(公元607年)婺州又更名為東陽郡。民國《重修浙江通志稿》第四冊“疆域考”也載:“金華縣……隋初改名吳寧,開皇十二年又改為東陽,十八年改曰金華,為婺州治,尋又為東陽郡治,以后因之。”歷史上,金華縣一直為婺州或東陽郡所轄,曾名長山、吳寧、東陽、金山,此處的“東陽”,實為金華縣,即為今之金華市婺城區。由此可以證明,隋代婺州的州治所在地肯定不在淳安,而在金華,州(郡)城即婺城。

郡(州)治設在何處,筆者認為主要看兩個方面的因素:第一,郡(州)城歷史上是否曾做過郡(州)治所在地?因為若要新建一個郡(州)城,勢必會耗費巨資,因此歷史上曾做過郡(州)治的地方必然是首選;第二,選定的郡(州)治所在地應是所在郡(州)的區域中心。

若僅看第一個因素,淳安(賀城)和金華(婺城)均符合條件。淳安賀城自東漢建安十四年賀齊修筑,至隋開皇九年止,一直是郡治所在地。而金華婺城作為郡治所在地,盡管金華相關府縣志說“郡城之軔始,靡得而詳”,但時間也是很早的,至少在隋以前即為郡治所在地。清乾隆《浙江通志》載,“(金華縣)晉為東陽郡治;南北朝,宋齊梁并東陽郡治,陳金華郡治”。民國《重修浙江通志稿》也載,“(金華縣)三國,吳為東陽郡治,以后因之。梁為金華郡治”。明成化《金華府志》卷一“建置沿革”則載,“金華縣……(三國吳)寶鼎元年(公元266年),分會稽郡置東陽郡,而長山縣(即金華縣)為附郭之縣”。此后一直延續至清,金華縣均為郡(州、路、府)治的所在地。

若看第二個因素,淳安(賀城)就不太合適了。如上文所述,隋時婺州(東陽郡)大致轄今淳安、建德壽昌,金、衢兩市及所屬縣市地域,從地形上來分析,淳安已不可能是該地域的區域(地理)中心,而只能是金華。由此可推斷出,即使沒有清及民國《浙江通志》的確切記載,淳安也不可能是隋時婺州(東陽郡)的郡(州)治所在地,賀城也不可能是隋時的婺州(東陽郡)郡(州)城。

簡單梳理一下上文。南(北)朝陳時為金華郡,郡治設在金華縣;隋開皇九年(公元589年),金華郡改名為婺州,州治設在金華縣;大業三年(公元607年),婺州更名為東陽郡,郡治仍設在金華縣。

那么,1990年版和2014年版《淳安縣志》為什么會說從東漢建安十四年至武周神功元年,淳安作為郡(州)治所在地有四百八十九年呢?經查,竟也有出處。《光緒嚴州府志》卷五“營建·城池”載,“淳安縣城池,舊志城南枕新安江,北連岡阜。《輿地志》云賀齊筑。迄唐神功閱四百八十九年,常為郡治,其子城周二里二百二十五步,今縣乃其舊址也。”但是,此處“常為郡治”之“常”,不是指全部,而是“常常”或“大多時候”之意。是否對記載理解有誤,還是其它原因,目前無從得知。

若上述考證無誤,那么剔除隋開皇九年(公元589年)至仁壽三年(公元603年)間的十三年,淳安作為郡(州)治所在地(賀城為郡州城)的時間,應為四百七十六年。

千島湖新聞網  編輯:葉青 馬峰明
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七位数历史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