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溪邊的楓楊樹
發布時間:2020-04-01 08:50:00

□余書旗

  知道“枸柳樹”的大名還是前幾年的事,那天在杭州公園里閑溜,偶然踫見路邊有幾棵掛著牌牌的“枸柳樹”。走近一看,才知道原來“枸柳樹”的大名叫楓楊。后來查了,楓楊的別名有白楊、大葉柳、大葉頭楊樹等,而家鄉方言則稱其為“枸柳樹”。

  那時正值初夏,楓楊樹蔥翠欲滴,一串串翹著翅膀的花兒像蝴蝶一樣隨風飛舞,這情景讓我想起了小時候村后的武強溪和溪邊的那三棵楓楊樹。聽爺爺那一輩人說,古人為了保護溪邊的防洪堤,在堤壩上種了一排楓楊樹,從東邊的水碓磨坊一直種到西邊的馬路頭上,足足有一里多路。不知這些楓楊樹是不是那時留下的,但從那水缸般粗的腰圍、龜裂粗糙的表皮來推斷,似乎印證了爺爺那一輩人說的話不是空穴來風。

  每年的夏天,纏在楓楊樹上那原本枯萎了的藤蔓又長滿了綠色的葉子,不久長出一顆顆像小甜瓜一樣的綠色果實,大人說這叫“老鴰屁”,里面的“老鴰飯”可以吃。因為樹太高,我們忘塵莫及,只能干瞪眼。村里的阿放有能耐且頑皮,總會想方設法爬到幾丈高的樹杈上去摘“老鴰屁”,一個一個往下扔。撿起來用手一捏,里面像海綿一樣軟乎乎的,掰開了,那白色的“海綿”中間是淡紅色的籽。我嘗過,味道微甜,用力一擠,有白色的漿液流出。大人說,“老鴰屁”的籽可以做涼粉,加點白糖用開水沖泡很好吃,不過我沒嘗過。后來才知道“老鴰屁”的大名叫薜荔,其瘦果水洗可作涼粉。

  大楓楊還可以入藥,藤葉能祛風、利濕、活血、解毒,樹皮有祛風止痛、殺蟲、斂瘡等功效,樹根能消炎止癢、清熱去火,能治癰腫、關節痛。難怪,小時候經常看見有人用楓楊樹樹皮中的黏液涂抹腳趾,原來是為了治糜爛性腳氣。早年農村里患糜爛性腳氣的人很多,那時候可能為了干活方便或是少費鞋,無論男女老幼,端午節過后便開始赤腳,到了霉雨季節,雙腳整天都是濕漉漉的,時間長了,腳趾間便會發炎糜爛,俗稱“霉腳”。那時鄉村缺醫少藥,但農村人大多都懂一點調理小恙的土方土法,用楓楊樹皮的黏液調治“霉腳”便是很成功的例子,一般三到五次便會痊愈。

  家鄉溪邊的楓楊樹每天都在享受著美妙的音樂旋律,“音樂”來自東頭的水碓磨坊。水碓磨坊似乎永遠不知疲倦,那比房子還要高的木制水輪被嘩啦啦的水沖得吱呀吱呀地旋轉著,碓頭便作揖般地點著頭,石磨盤便呼啦呼啦地轉著圈,那篩粉的籮腔也踢踏踢踏地彈奏著動人的旋律,一刻不停歇。

  與楓楊為伴的,還有磨坊邊那一排長長的洗衣埠頭,大半村的婦女都來這里洗衣搗砧,每天天剛放亮,脆亮的笑聲和捶搗聲便響成一片。這里也是小孩嬉水的樂園,夏天的傍晚,媽媽一邊洗衣服,一邊照看著溪水里嬉戲的孩子。很多時候,媽媽洗完了衣服,孩子卻賴在水里不肯上岸了。

  1979年,因建設需要,全村整體搬遷,并按規劃對舊的宅基地進行復墾——造田造地。如今,整整四十年過去了,復墾過的宅基地里收獲了一茬又一茬的莊稼。當春日里的那一天躑躅于昔日家園的那片土地時,我忽然明白,那蔥翠的楓楊樹下,小溪、木橋、水碓磨坊、洗衣埠頭、小孩嬉水……昔日美妙絕倫的田園畫卷只能留在記憶里了。
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七位数历史开奖查询